金服网➤  金融服务信息网

美9月CPI创四个月新低!美联储犹豫不决令复苏前景黯淡

2020-10-14第一财经

支付宝搜索“514131490”领红包

美国劳工部于当地时间13日公布的数据显示,经季节性调整后,美国9月消费者物价指数CPI较上月增长0.2%,连续第四个月回升,但增速为5月以来最慢。随着经济复苏前景放缓,外界担忧美联储在提振通胀上面临的考验也正变得越来越大,美联储与低通胀的较量或将成为持久战。

如何摆脱低通胀泥潭

为避免因过早收紧货币政策扼杀经济复苏前景,上月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在杰克逊霍尔全球央行年会中公布了政策框架调整的计划。

然而想要摆脱超低利率的状态并不容易,日本央行和欧洲央行为美联储提供了警示,低通胀会导致通胀预期下移,从而进一步拉低通胀,使央行在未来低迷时期支撑经济的空间变小。鲍威尔今年早些时候表示:“我们已经看到全球其他经济体面临的困境,决心在美国避免这种情况。”

根据披露的策略,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承诺将维持联邦基金利率在0到0.25%的区间不变,直至就业市场恢复到充分就业水平且通胀率回升至2%,并允许通胀率在一段时间略微超过2%。然而目前美国通胀并未显示出强劲的反弹迹象,9月美国CPI同比增长1.4%,仍低于2%的既定目标,受到疫情影响,商品和服务成本的上涨被限制,医疗费用同比持平,食品价格则连续第三个环比回落。

经济重启以来的美国通胀反弹逐步放缓

交银国际董事总经理、研究部主管洪灏此前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过去20年,美国的通胀水平基本都难以达到2%的目标,现在美联储想要把通胀抬起来很不容易。考虑到宽松的货币政策和经济预期,即使美国未来3年内可能会出现短期超调,中长期通胀前景依然低迷。

第一财经记者注意到,美联储官员对于通胀预期并不高。芝加哥联储主席埃文斯上周表示,预计2023年通胀率将持续达到2%,如果把通胀上限设定在2.25%,可能需要到2026年才能达到平均2%的通胀水平。

与此同时,未来政策框架的设定也存在不确定性,9月会议纪要显示出内部的分歧。一些官员希望维持较少条件的前瞻指引,即不是对特定政策路径的无条件承诺,而采用基于结果的有条件指引也获得了不少人支持。从日本和欧洲的经验看,如果经济陷入低增长的困境,再鸽派的表态对于提振通胀的作用也是有限的。洪灏认为,美联储“大放水”虽然可以改善长期通胀下行的预期,但也存在用力过猛的问题。如果通胀未来突然上升,而届时经济并未完全恢复,央行将面临是否加息的被动局面,这可能是潜在的风险。

华侨银行大中华区研究主管谢栋铭则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美联储货币政策框架调整的意图很明显,通过引入目标调整利率AIT强化外界对美国低利率预期,以刺激经济复苏,预计3~5年不太可能会看到加息。不过后续政策的选择空间依然存在,从最近的会议纪要和官员的讲话看,美联储尚没有对扩大QE做明确的讨论,接下来政策考量的重心依然是前瞻指引和资产购买。

美联储现阶段的相对模糊的立场可能让投资者感到失望,不少机构认为,除非出现经济大幅恶化或市场震荡,否则刺激措施的顶峰已经出现。国泰君安国际投资策略师李恒钊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美联储的政策声明某种程度上打击了风险偏好,但这并不代表其已经弹尽粮绝,事实上美联储仍有足够的工具储备。在目前的宏观环境下,FOMC内部认为财政刺激对经济和通胀的效果要好于货币政策。他预计,新一轮刺激计划的出台只是时间问题,具体的规模则取决于大选结果。

多家机构下调美四季度增速预期

刚过去的9月,美国制造业和服务业PMI依然处于扩张区间,但经济放缓的迹象正在逐步显现。IMF最新公布的《世界经济展望报告》中将明年美国经济增速预期从5.5%大幅下调至3.1%。

IHS Markit首席商业经济学家威廉姆森(Chris Williamson)表示,对疫情的担忧持续影响着许多企业,尤其是面向消费者的行业,服务需求受到打压。数据显示,美国经济中庞大的服务业部门——零售商、餐馆、银行、医院等已经连续第四个月扩张,但餐厅、航空公司的业务继续在政府限制下运营,以服务业为导向的就业岗位仍远低于危机前的水平。

就业市场复苏持续放缓,如今临时裁员正在变成永久性的失业。如果没有额外的刺激措施,除了企业生存面临考验外,不少美国人将面临“收入悬崖”的困境。美国8月份个人收入下降2.7%,这几乎完全是由于失业救济金下降造成的。收入下降后,美国家庭开始动用储蓄来应对日常支出,当月储蓄率环比回落超过3个百分点至14.1%。

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多次呼吁政府财政支持

第一财经记者注意到,虽然9月下旬美国消费者信心指数达到六个月以来的最高水平。但其中的分项指标表明,与高收入家庭预期的适度增长相比,低收入家庭正面临持续的收入和工作岗位损失。

消费支出是美国经济增长的关键驱动力,机构普遍预测,美国国内生产总值(GDP)三季度年增长率将超过30%,但这种强劲增长难以持续下去。高盛、摩根士丹利等机构已陆续将四季度美国GDP增速下调至5%以下,这也一定程度上将抑制了通胀预期。

李恒钊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美联储已经多次重申实现充分就业和2%通胀目标将是首要任务,而新一轮经济刺激法案的谈判僵局或将加速中小企业的破产潮,影响就业市场稳定性。正如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多次提到财政支持的重要性,想要达到2%的通胀目标,美联储和国会两党的支持缺一不可。